水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蜀中花木兰的传说[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19:47:50 阅读: 来源:水表厂家

花木兰女扮男装替父从军的故事家喻户晓,四川阆中有个木兰会,却与花木兰没有关系,说的是另一个巾帼英雄的故事呢!

这位巾帼英雄名叫韩娥,生于元朝末年,三岁丧父,七岁丧母,只好跟着叔父生活。叔父名叫韩立,曾经在县衙当过小官,看见朝廷腐败后,就辞官到乡下隐居,每日有空闲就教韩娥读书练剑。小韩娥聪明机灵,读书过目不忘,剑法也是很快学到要领。

一天,她练剑完回到房里,忽听叔父呼唤,上前问:“叔父唤女儿有啥吩咐?”叔母拉过女儿,眼泪汪汪说道:“孩子,如今你已是十二岁的人了,姑娘家防身最关紧要。这些天,溃军到处奸杀抢劫,我担心你在这兵荒马乱的日子里受侮辱,万一有个差错,怎对得起你死去的二老!”韩娥跪在叔父母面前,咽喉哽咽地说:“二老教诲,女儿终身不忘。如被乱军掳掠,女儿誓死殉节,决不砧污家门!”韩立说道:“昏君无道,豪杰蜂起,元人的日子也不会久长了,孩儿千万不能轻生。我和你叔母商量,给你做了一套男子衣裳,你可穿着,若被官兵掳掠,见你是个男子,也可以免遭不幸。”韩娥点头答应。从此,她就穿上了男子衣裳。

韩娥女扮男装不久,果然被元军掳去,当了一名马夫,后来,这支溃军又被王起岩义军包围,韩娥杀掉元军副将,投降了义军。王元帅在帐内召见韩娥,问其姓名,韩娥随口答道:“韩关保。”王元帅见她年少英俊,勇敢机灵,心里十分欢喜。问起家事,知道她父母双亡,对韩娥说:“你父母既一亡故,罗甲将军膝下又无儿女,你何不将他认作义父,日后也有个照应。”韩娥想:父母双亡,如今又不知叔父母的下落,既然元帅作主,不如暂且就把罗甲将军认作义父吧。她向王元帅说:“多蒙元帅厚爱,实在感恩不尽。只是我年幼无知,若有差错,还望元帅、罗将军恕罪。”

韩娥认了罗甲为义父,在罗甲身边作了亲兵副将,跟随罗甲南征北战一十二年。罗甲是四川宜宾人,他待韩娥如亲生儿子,韩娥也把他当作亲生父亲。在军中,韩娥举止检点,小心谨慎。严寒的冬天,她四肢僵冰不叫苦,夏天酷热,她汗流如雨不裸浴。无论行军露营,严冬暑天,总是迟睡早起,不卸衣甲。日子久了,也有将士生疑。有的将士问她:“少将军,你怎么总是迟睡早起,睡觉不卸衣甲?”韩娥答道:“侍候义父呼唤,操心义父安全,怎好怠慢贪玩?况且,战事紧要,敌寇当前,怎能粗心大意,解衣卸甲?”

有时队伍打了胜仗,或者星夜劳苦,罗甲赐酒,韩娥巧言回绝:“孩儿天生不饮酒,若饮酒,就生大病。”由于韩娥谨慎机敏,不仅全军上下相信不疑,而且深深受到罗甲喜欢。罗甲把军中事务都交韩娥处理,并且常常对人夸耀说:“关保胜过亲生儿子。我要给他成亲,继承我的香烟后代。”

罗甲远征云南回到宜宾以后,一次,韩娥随罗甲到王元帅帐中商量军情。结束时,王元帅问韩娥:“少将军,义父待你如何?”韩娥见元帅如此问话,心中感到蹊跷,忙起身回答:“义父待儿如亲生,末将铭记不忘!”元帅说:“你视罗将军如生父,罗将军视你如己子。罗将军毕有心为你招亲。今王将军有一女,聪明贤惠,才貌双全,相配与你,可谓男才女貌,本帅作媒,不知你意下如何了”韩娥一听,如同九天霹雳,半天不能作声,只好支支吾吾:“元帅见爱,小将感恩,但我年纪尚幼,正当为国效力,小将实在不……”

王元帅说:“本帅作主,你就休要推辞了。”

韩娥百般推委,横竖不行,又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得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新婚之后,王小姐情长意绵,韩关保总是支支吾吾,尽情推却,就更不说同床共枕了。不久,关保夫妇失和,这消息传到罗甲耳里,罗甲唤来关保,教训一翻,又尽力劝她夫妻和睦。韩关保有口难言,只好忍住不说。

后来,明玉珍在重庆建立了大夏国。有一次,韩娥随王元帅由宜宾到成都商议军机,行至成都度缘桥,忽见人群中有一老年夫妇朝自己张望,面目好像很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走了几步,猛然想起:莫不是叔父、叔母?

韩娥回转身来,走到二位老。人跟前,仔细端详了一番,上前施礼道:“二老贵姓,可认识我么?”

俗话说,“小认老,容易找;老认小,认不倒”。韩娥离家时不过十二岁,如今已是二十四岁的人了,何况又是女扮男装,一身戎装,二老如何认得?韩立见戎装小将相间,施礼回答说:“老夫韩立,少将军有何吩咐?”韩娥一听韩立二字,连忙施大礼:“二老不认识我了,我是女儿韩娥呀!”

接着,韩娥把被掳以后的情况告诉了二位老人,又指着自己头上幼时的刀痕给二老看,韩立夫妇才认出侄女。叔侄见面,不禁抱头痛哭。

韩娥说:“女儿与二老失散之后,不觉已一十二年了,无时。无地不想念二位老人,想念故土。幸喜今日遇见叔父、叔母,女儿想察明元帅,改换女装,回家侍奉二老天年,又恐欺哄之罪,不知如何才好?”

韩立道:“从古至今女扮男装的何止你一人?花木兰女扮男装,代父从军12年,同行不知是女郎,后来天子赐她女儿红妆还故乡。你如今暂且回营去,等我向王元帅说明原委,乞还女装。”

韩娥回营之后,韩立马上向王元帅写信,请求放还韩娥。王元帅接信之后,不觉暗暗吃了一惊:天下真有这样怪事,莫非我营中又出了个花木兰不成?其中怕有蹊跷哩!王起岩立刻将这事交给成都府衙审理。

府衙接到王元帅的案子,自然不敢怠慢。公堂上,府衙问罗甲,罗甲说韩关保是他义子,从征一十二载。问韩立,韩立说韩娥是我侄女离散也是一十二年。问关保,关保说她叫韩娥,十二年前被元军掳去,认罗将军为义父,改名关保。一时真假难分,府官只得命一老妇检查,韩关保果真是一女子。

真相大白,府官将此事申报明玉珍大夏朝廷,朝廷批准韩娥还乡,并表彰为“贞烈”。韩娥从此结束了十二年的戎马生活,重新穿上女儿装。后来,由叔父作主,韩娥嫁给了同她一起从征的新都人马复宗,生了一男二女。

韩娥的事迹传出去之后,文人学士写诗作文,称她为“蜀中花木兰”,她女扮男装的故事也就流传下来了。

在四川阆中县木兰乡老乾山有个木兰庙,还有木兰墓。墓碑上刻有:“阆中花木兰,生于老乾山下,葬于钟鼓楼前。”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