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表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福建南平政府主导协调医患冲突被指乱作为

发布时间:2020-06-30 17:31:24 阅读: 来源:水表厂家

6月23日,南平市第一医院部分医务人员打出横幅。

医患纠纷升级没有赢家。

publish_helper name='原始正文' p_id='1' t_id='1' d_id='18162650' f_id='3' -->  6月18日8:00,南平市延平区太平镇杨厝村村民杨俊斌,因“泌尿系结石、急性肾功能衰竭”入住南平市第一医院泌尿外科。医生在与患者家属充分沟通告知术中术后风险,患者家属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后,于6月20日对患者施行手术,手术顺利。

6月20日22:10,患者突发变症,经抢救无效于21日0:20宣布死亡。对此,死者家属认为院方对患者的死亡负有责任,当晚就聚集在泌尿外科,要求院方做出解释,拒不移尸,同时将参与抢救的泌尿外科主任胡言雨和医师王波扣留在病房,并提出高额赔偿要求。

6月21日7:30,死者家属到医院门诊大楼打横幅、摆花圈、烧纸钱,封堵大门通道,并将4名医务人员滞留在死者病房内。21日起,南平市、延平区两级政府和卫生、公安部门及患者所在镇、村领导多次协调处理,均因双方在赔偿金额上分歧较大,协商未果,并发生肢体冲突,双方均有人员受伤。后经多方做工作,死者家属与医院达成初步协议。

6月23日上午,南平市第一医院80余名医务人员聚集到市政府门口集体上访,打出两条写有“严惩凶手,打击医闹”,“还我尊严、维护正常医疗秩序”横幅,要求政府严惩伤人凶手,出台相关措施,确保今后安全的医疗秩序。随后,南平市人民医院、仁爱医院、延平医院部分医务人员也加入其中,经多方做工作,上访人员于当天19:30左右全部撤离,事态得到平息。

——摘自南平市政府7月1日给福建省政府的《关于处置“6·21”医患纠纷情况的报告》

尽管南平医闹风波已经平息,但是对这起事件的反思还在继续。人们质疑当地政府对这起事件的处置是否得当,一些人甚至批评“政府乱作为”,“公安不作为”。他们认为,当地政府迫于医闹的压力,要求医院与患方签订“不平等”协议,医院出巨资补助患方,并同意双方不追究刑事责任,虽然花钱买了一时的平安,发出的却是不依法解决医疗纠纷的错误信号,将来医闹只会愈演愈烈。而面对扣留医生、打人、损毁公物等明显的违法行为,警方未及时采取有效措施依法加以制止,导致事件升级。

带着上述疑问,7月3日,中国青年报记者再赴南平,采访了南平市分管卫生工作的副市长何三保。何也是这起事件现场处置小组的负责人之一。

政府是否乱作为

官方主导下医患双方签订的协议,是此间舆论的焦点之一。这份协议的内容包括:医方同意补助患方21万元;由于双方发生肢体冲突均有人员受伤,“双方同意责任自行承担不予追究刑事责任”。对此,南平市第一医院的医生说,“以前闹闹,赔钱就算了。这次扣留医生,捅伤医生,结果医院照样赔钱,还签订协议规定互不追究刑事责任。真是奇耻大辱!”有人认为,正是这个让“医生觉得很窝囊”的处理结果,直接诱发了该院医生集体上访。

何副市长解释说,这份协议是在形势严峻的情况下,权衡利弊,“不得已做出的妥协”。他给记者提供的一份《关于处置‘6·21’医患纠纷情况的报告》,对此有详细描述:

在官方处置小组介入之前,医患双方就已经开始谈判,由于双方差距较大,协商进展缓慢。21日22:00左右,约180名太平镇杨厝、曾厝等村的死者亲属及村民乘7部中巴、2部农用车赶到医院,冲击谈判地点行政楼,并冲击在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造成一名警察受伤。23:00,部分村民将花圈、横幅和医院门诊长椅摆放到八一路及滨江路上,造成市区两处路段交通堵塞。与此同时,处置小组又了解到一些新的情况,太平镇除了杨厝、曾厝、西山、后山四个村的村民已加入声援队伍外,刘家村和南溪村的村民也准备加入。

这份报告说,“处置小组分析情况后,考虑到当时的特殊情况,认为应尽快平息事态,防止引发更大规模的群体性事件。鉴于上述情况,处置小组找医院领导分析事态,认为目前纠纷不仅是医院本身的稳定问题,已影响到市区的安定问题,建议医院顾全大局,做出让步,接受死者家属提出的21万元的赔偿要求。经医院领导班子紧急碰头,同意与死者家属达成协议。

那么为何要在医患协议中写入“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条款呢?据何透露,该条款是在草拟协议过程中患方突然提出的,并要求镇政府作为见证人在协议上签字。处置小组认为,协议表达的是医患双方的意愿,镇政府不宜在上面签字。

何指出,这份协议虽然有“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内容,但不影响警方依法办案,因为“双方的承诺没有法律效力”。

据介绍,在这起事件中,医患双方均有多人受伤。经伤情鉴定,患方7人轻微伤,医方2名轻伤、3名轻微伤。至7月3日,3名涉嫌故意伤害犯罪嫌疑人向警方自首后已被取保候审,另有5名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已被警方刑拘。这8名犯罪嫌疑人均为患方人员。

公安是否不作为?

何副市长认为,这起全国闻名的医闹事件,在开始阶段和之前发生过的其他医闹类似,就是死者家属摆花圈、要求院方解释死因并赔偿。后来因为一些医生“不够冷静”,冲进病房解救被扣留的医生,使得事态突然升级。

然而,南平市第一医院的医生则认为,是现场警察的不作为,才迫使他们自行组织前往解救被扣医生。

对此,南平市公安局延平分局办公室谢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拿出一份准备在7月6日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新闻稿念道:由于考虑到死者刚刚去世,其亲属情绪十分不稳定,扬言如果有人强行带离院方人员,将以死相胁。若此时草率采取强制措施带离被滞留的院方人员,极有可能刺激死者亲属的情绪,造成不可预见的严重后果。届时不仅会给市第一医院带来更加不利的负面影响,也会给党委政府和相关职能部门的后期协调处置带来更大的难度。

基此,我局领导经与在场的太平镇党政领导、杨厝村两委干部沟通商讨后,决定先采取说服劝导和法制教育相结合的方式做死者亲属思想工作,并且专门向死者亲属发放《法律告知书》,要求他们依法反映诉求。约11:30,经镇、村干部和我局民警多方工作,死者亲属让泌尿外科主任胡言雨先行离开病房。然而,时隔片刻,数十名院方人员突然冲到14楼泌尿外科与死者亲属理论,要求将仍滞留在病房内的另2名院方人员带离。

面对这一突发情况,我局民警会同在场的镇、村干部竭力劝导,同时,我局与市一医院沟通联系,要求院方保持冷静克制,避免矛盾激化。约11:3心理健康知识5,院方人员被全部劝退到13楼。但仅过了2分钟,刚刚撤离的院方人员又济南最好的银屑病医院从另一楼梯通道冲上泌尿外科,欲强行将被滞留的院方人员带离。双方为此发生冲突,互相投掷木凳、矿泉水瓶、垃圾箱等物并发生肢体冲突,造成双方数人及我局多名在场劝阻的民警受伤。经极力制止劝阻,院方人员才撤离泌尿科……13:25,数十名院方人员戴着口罩分两路从不同楼梯通道再次冲进14楼泌尿外科,强行将被滞留的2名院方人员带离泌尿科,并与死者亲属又发生肢体冲突。

谢主任脱稿解释说,群体性事件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我们总的指导思想是,在党政领导下,会同有关部门积极稳妥处置,防止矛盾激化和事态扩大。因此要慎用警力、慎用武器警械、慎用强制措施,做到“三可三不可”(可散不可聚、可顺不可激、可解不可结)。他说,胡言雨被放出来后,已经出现重大转机。这时,如果院方人员保持克制,经过我们和死者亲属耐心细致的沟通,另2名被滞留的人员迟早也会放出来。

关于“公安不作为”的结论,更多的网友是在看了网上流传的南平医闹视频后得出的。谢主任说,“网络上的视频,我不好评论”。他强调,警方的作为主要体现在维护现场秩序,化解矛盾,制止过激行为,防止局势失控。何三保副市长也对记者表示,如果没有警察在现场维持秩序,后果不堪设想。

本报福州7月5日电

解剖永安“医闹”现象

只要有医疗活动,医疗纠纷就会存在。根据国务院颁布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有关规定,医患双方发生医疗事故争议的,可以通过医患双方自行协商、当事人向卫生行政部门提出处理申请或向法院提起诉讼三种方式解决。然而,近年来,在医院发生的医疗纠纷中,患者及其家属越来越多地采取干扰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贬损医院的声誉等种种非法手段迫使医院答应其不合理要求。

医闹逼政府出手

福建省三明市第二医院副院长陈少华日前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说,现在医院的院长们在一起开会,大家谈论最多的不再是医院经费不足的问题,而是愈演愈烈的“医闹”。

三明市第二医院位于永安市,是当地等级最高的医院。自从去年秋季因“麻醉事件”赔偿死者家属40万元之后,该院就遭遇了接二连三的“医闹”。据透露,一年来,该院付出的赔偿额约200万元,因医闹造成医院就诊量下降带来的经济损失在千万元以上。

该院的医生说,“这么赔下去,我们的心都寒了”。一位工作两年的研究生最近在给医院的辞职报告中表示,“当医生风险太大”,面对“医闹”,“我伤心透了”。

受同样困扰的还有当地的另一家大医院——永安市立医院。今年3月中旬,一位21岁的女大学生患暴发性心肌炎经抢救无效死亡,尸体移送到殡仪馆12小时后,死者家属又返回医院以摆花圈、挂横幅的形式“讨说法”。据该院院长陈永全介绍,“死者刚去世时,其家属还表示要请医生吃饭,感谢医生辛辛苦苦抢救了一个晚上。在得知一位73岁的脑瘤患者在三明市第二医院术后出现严重并发症死亡,死者家属大闹医院刚刚获赔28万元后,他们便以医院‘误诊误治’为由,要求院方高额赔偿”。

陈院长说,“我被死者家属围困在办公室内16个小时,并被要求抱着死者遗像。他们扬言知道我家住在哪儿,儿子在哪儿上学,为安全起见,我家人不得不躲到朋友家中,读高二的儿子停学4天。”

在死者家属和医院僵持10天后,双方签订了一份协议:“由永安市卫生局预先垫付给死者家属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丧葬费等相关费用共计13万元。死者家属同意通过民事诉讼途径解决该起医疗纠纷。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丧葬费等费用以法院终审判决为准。”永安市卫生局的官员说,签订上述协议,是想引导死者家属走司法途径解决医疗纠纷,目前死者家属已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

记者想采访死者家属,就此案进行全面的了解。在死者父亲陈某单位的传达室,陈某在对记者身份进行一番盘查之后,询问记者此行的目的。记者告知南平医闹事件发生后,想做一个相关的调研。陈某听到“医闹”二字立马拉下脸来:“我们是向医院讨说法,不是闹事。我拒绝接受采访。”

当地接连发生的“医闹”事件引起了永安市委、市政府的重视。3月29日,永安市委书记江兴禄主持召开常委扩大会议,专题研究加强医疗纠纷预防与处置问题。会议指出,“近年来我市医患纠纷日益突出,‘医闹事件’时有发生,严重影响我市的医疗卫生秩序”。随后,永安市政府出台了《关于禁止扰乱医疗机构正常诊疗秩序的通告》。卫生局的官员表示,这个通告还真管用,最近两个多月来,全市只发生过一起小规模的“医闹”事件。

Android 图片控件 ImageView丨慕课网教程

30 SQL 事务2丨慕课网教程

雪碧图和雪碧之间有什么关系?丨慕课网教程

MyBatis 缓存丨慕课网教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