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山孵化器体系难与经济发展匹配新一轮孵化器优化从哪发力

发布时间:2020-02-14 03:20:53 阅读: 来源:水表厂家

?

大雨过后,位于火炬开发区健康基地的生物谷弥漫着草地和泥土的清新味。往“神农路6号”走去,很快,一栋暗红色的大楼映入眼帘,楼顶“Akesobio 康方生物”的标志格外显眼。

3年前,海归博士夏瑜和李百勇、王忠民、张鹏一起回国,创办了这家生物医药公司。如今,这家企业已经成长为省内屈指可数的能提供生物大分子药物外包服务与合作的药企。目前,康方生物拥有单克隆抗体发现的整体平台,研发领域涵盖了从靶点到临床前抗体候选物产生的全过程,未来将推出的银屑病特效药将突破国外垄断、成为“国内首例”。

与康方一样看到生物制药前景的海归,还有去年回国创业的杨呈勇和邓杏飞。他们所创立的广东腾飞基因科技有限公司,预计今年可获1000万—2000万元的盈利。

就初创力量源而言,这两家公司都从科技企业孵化器中获得了最初的创新创业支撑。在中山国家级、省级科技企业孵化器中,得到了长足的发展。

但另一方面,仅有1个国家级、1个省级孵化器的数量与规模,相比起东莞、佛山等市4家以上“国字号”的规模来说,中山的起点相对较低。在以全面实施创新驱动发展的规划版图中,孵化体系的建设,中山仍有很大的追赶空间。

创新后花园 初创期诉求与综合服务供给

在国外待了15年之后,杨呈勇决定回国创业。

“一方面看到国内生物医药市场需求非常大,另一方面也希望自己出来做点事情。”2014年,恰逢广东达安基因有一个项目正在建设,杨呈勇和在美国生命科技公司任职时认识的邓杏飞博士,两人以首席科学家的身份进入达安基因,参与这个项目,作为回国发展的“软着陆”。

项目完成后,杨呈勇和邓杏飞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公司,在先后考察了泰州、苏州、中山后,杨呈勇看中了中山健康基地的生活配套以及区位优势,同年9月成立腾飞基因。

成立之初,腾飞基因入驻了中山市唯一一家省级孵化器“健康基地孵化器”。该孵化器也孵化了康方生物,在初创期,有留学生身份的四个创始人,也受到了国家级孵化器——留创园的扶持。

2012年6月,康方生物在留创园设立的200平方米办公场所投入使用;7月,基地为团队腾出了生物谷大厦的临时实验场,在安装符合国际标准的全新仪器设备后,20多个科研人员到位,研发工作开启。

与康方生物孵化过程类似,进入健康基地孵化器后,杨呈勇等参与了中山“旋风计划”的答辩,拿到200万的启动资金,并享受工作场地前两年免租的优惠。

根据杨呈勇的设想,公司可以先租下200多平方米的工作场地,把公司一步步运作起来再想发展。但这一想法被中山健康基地总经理助理、技术总监余从洪否定了:“你要考虑几年以后的发展,所以你们要从一开始便规划好未来的发展道路。”

余从洪分析,整个场地的规划、建设、报批、论证,至少都要一年的时间。如果没有一开始便确定好足够的场地,未来公司发展过程中需要扩大场地,又得花费很多时间。在余从洪的建议下,杨呈勇在孵化器提供的数贸大厦场地里租下了2843平方米的地方,用来做厂房和办公区。

“这个信息非常重要。现在回过头看,如果当初我们只拿了200多平方米,那么发展到现在就会遇到发展瓶颈,需要重新规划发展,这样相当于近一年的时间浪费掉了。”杨呈勇说,“跟传统行业相比较,感觉生物医药产业发展还是比较迅猛,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场地,我们才能申请到相关政策扶持,对未来发展至关重要。”

在杨呈勇看来,孵化器对腾飞基因的“孵化”,不仅仅是一些事务的辅助、政策的辅导和场地的提供,更重要的还是对腾飞基因管理和未来规划的指导,包括什么时候要申请专利,什么时候申请高新技术企业,申请之前要做好哪些前置的条件,规划好什么时候要做什么事情。

“比如申请高新技术企业需要先申请专利,申请专利又需要一定的时间,不能说等到要申请高新技术企业的时候,再去申请专利,到时候又要等几年。只有提前规划好,用的时候才能有,让公司的每个发展过程都不脱节。”杨呈勇说。根据规划,腾飞基因今年开始申请专利,明年申请高新技术企业、“千人计划”,对于一个2014年刚成立的公司来说,发展速度不可谓不快。

从点到线布局 向上下游延伸孵化生态链

像康方生物、腾飞基因这样在健康基地孵化器获得初创动力支撑的企业不在少数。

据统计,到2014年底,健康基地孵化器共有54家在孵企业,累计合格毕业的有19家。余从洪介绍,健康基地孵化器主要孵化对象为企业。当技术团队成立公司,进行产业化后,便可以进入孵化器,孵化器则根据不同企业的需求,提供不同的服务。“像康方生物进驻中山后,有技术但缺乏资金、场地,孵化器便帮他们对接风投,并在前期提供免费的产地。”而康方生物出孵之后,通过公司搭建的技术平台,企业又成为孵化器的服务资源之一,被融入孵化器的服务平台里,再反哺回孵化器里的在孵企业,为他们提供研发的外包服务。

一些需要销售的企业,孵化器则帮他们对接销售公司。如目前正在孵化的森谱公司,之前主要经营中药标准品,目前已延伸到健康食品。“森谱拥有技术,产品也产业化了,但由于刚进入市场,森谱希望孵化器能为他们对接销售资源。”对此,孵化器利用园区里拥有连锁销售的企业,如中智、三才、大参林等,以及市外的食品企业资源,帮森谱对接销售资源,打开销售局面。

对孵化体系的补充和上下游发展链的延伸,还体现在对咨询、融资等前后端的强化方面。火炬开发区土生土长的创业投资机构中山迅翔投资管理(合伙)企业,就是根据创新创业团队的资本需求,为解决初创期“融资难”问题而成立的。

很大程度上,迅翔投资充当着民间科技孵化器的补充作用。至今年7月,该公司累计募集资金1.17亿元,全部投入火炬区的科技创新项目。

近日,火炬开发区在全区科技企业孵化器建设工作会议上,就提出了打造全孵化链条的概念,即针对不同成长阶段科技企业的需求,建设与之相适应的不同类型科技创新创业孵化载体,从创业苗圃(众创空间、创客)到孵化器、加速器,再到产业园等,建立完善的“创业苗圃孵化器 加速器”的孵化体系。

在全市层面,“中山创客·众创空间”也在逐渐铺开。今年3月,市科技局启动中山创客·众创空间建设,旨在通过有效整合政府、社会和企业的资源,为大众创新创业者提供更完善的工作空间、网络空间、社交空间和资源共享空间,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和创新潜能。

“中山创客·众创空间”的首站,便设在了中山紫马·智慧教育集聚区,目前已经入孵了15家企业,其中有近10家准备入驻。根据规划,第二站“小榄聚拢创意谷”也已获批设立,曾经将“非常小器”入选MBA教材的聚龙集团,将再一次通过创新思维推动传统工业企业转型。

就合作模式上而言,“中山创客·众创空间”建立了“政产学研用”多方合作伙伴关系,实现资源整合效益最大化;合作渠道上,则推动了两岸四地海内外齐参与,实现了空间发展与国际资源的对接;资源配置上,通过同步植入创新服务资源,由此实现创新服务便利最大化。据悉,中山市政府将设立5000万元科技投资基金股权投入基金,并联合上市公司及相关金融投资机构共同发起成立中山创客科技投资基金,作为中山创客·众创空间的融资平台,投向全市各镇区在孵的创新创业项目。

从政策修订开始 启动新一轮孵化器优化实践

从孵化效果来看,“老牌”孵化器如留创园、健康基地等都提供了不少从苗圃到具有竞争力的科技型企业的孵化案例,但相对东莞、佛山等城市,中山孵化体系的建设起点仍然是“先天不足”的。以中山的经济体量来看,孵化器规模难以与之匹配。

就起步而言,佛山也相对较晚,2013年佛山火炬园、瀚天科技城跻身国家级行列,才打破了该市国家级孵化器为零的历史。但在发展速度上,佛山则驶入了孵化器快速上升的轨道,随后在短短两年时间内将“国字号”牌子达到4家,并新增8家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培育单位。

同样的速度也在东莞发生。从2009年起,东莞开始尝试由市场主导的民营孵化器建设。4年后,该市经科技部门认定的科技企业孵化器有13家,在孵企业703家,其中国家级企业孵化器4家,数量居全省地级市第一。

孵化器所积累的创新能量,对于聚集产业资源有着明显的作用。报道称,早在2013年,东莞在孵企业总收入就接近20亿元,其中申请专利2326项,批准1695项,其中发明专利574项,“这一数据远超全市平均水平”。

目前,中山全市有15家科技企业孵化器,其中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1家、省级1家;从属性来看,15家孵化器中属于综合性孵化器的有7家,专业性的8家。

针对薄弱环节的改革,已经启动。自确定创新驱动发展的核心战略地位以后,中山市出台了包括完善孵化平台建设在内的一系列政策,其中在加大资金扶持力度方面,该市修订了科技创新创业服务平台专项资金使用办法,对孵化器后资助范围由原来的3项扩展到9项,资助力度由原有的最高50万上调至200万。

然而,相对薄弱的孵化器生态决定了中山仍有很长的路需要赶。在新一轮的孵化器发展版图中,也有企业也提出了发展建议,如迅翔投资管理公司相关负责人建议,政府针对创新创业在孵化、成长、发展不同阶段的各种资金需求,构建孵化培育的综合金融服务平台,建立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联动对接机制,放大初始资本的杠杆。

根据中山的科技企业孵化器倍增计划,今年全市孵化器数量增至18家;2016年实现孵化器专业镇全覆盖,力争到2017年,实现全市各镇区孵化器全覆盖,孵化器数量达到30家以上;到2020年,全市孵化器数量达到60家以上。

(责任编辑:亚文辉)

深圳注册公司办理

广州工作签证逾期

深圳代理记账兼职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