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表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水表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微信朋友圈4周年朋友圈改变了我们多少

发布时间:2019-10-18 02:18:39 阅读: 来源:水表厂家

4年前的4月19日,随着微信4.0版本发布,“朋友圈”功能正式亮相。从此,你就成了刷屏狂魔,也出现了各种鸡汤文、微商、打车券、电子红包,还有褒贬不一的朋友圈官方广告。那么这四年的时间,朋友圈给我们带来了那些变化。

2012年4月19日,微信发布4.0版本,正式推出“朋友圈”功能,从此,你就成了刷屏狂魔,也就有了后来的微商、朋友圈广告,后来也就有了分组、屏蔽、关闭朋友圈功能。从一开始的猎奇到分享你每天的生活状态、文章、“照骗”、到成为朋友圈里沉默的大多数……四年时间,你的朋友圈发生了哪些改变?

尽管无法量化朋友圈的每一次细微的改变和你对朋友圈的各种情绪,我们选择用一种时间流的方式来记录它的变化。

2012年:当时朋友圈还不怎么受用户关注,仅仅是个二级功能

2012年4月19日这一天,苹果App Store审核通过了微信的朋友圈功能,因此无比平常的这一天成了朋友圈的生日。朋友圈诞生之初,媒体都是怎么报道它的呢?

极客公园网站上《微信朋友圈背后的设计》一文中对“朋友圈”如此描述:

“朋友圈在这个时候出现了,随着用户对朋友圈的使用会产生大量的内容,包括用户自己更新的,在别人相册留下的。这些内容会提高用户的更换成本,随着内容和联系人越来越多,这个雪球越滚越大,结果就会像我们现在想更换QQ号一样难以实现。朋友圈不是一个很被关注的功能,但这个功能却巩固了微信的霸主地位。

用户是有分享照片的习惯的,这种习惯从纸质照片时代一直延续至今。朋友圈刚好就是这么一个舞台,他提供给了用户一个展示和分享自己生活的地方。虽然它仅仅是一个二级功能,但却很轻易的撬动了人们的这个习惯。因为有朋友圈,我们想分享,所以我们更新自己的个人相册,朋友们就会来看我们的相册,而相册又让在“详细资料”四个字后面我们更加的活灵活现了起来,也会有更多的朋友愿意来交流,一个完美的闭环就形成了。”

该文最后也对朋友圈的未来进行了想象,对比一下当时的想象是不是跟现在的朋友圈一样:

“看一个产品的演变总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也许微信也会开放把某个帐号分享到朋友圈的功能,也许某天朋友圈会成为一个单独的应用,谁也不知道,但这正式互联网的美妙之处。”

2013年:微商开始肆虐朋友圈,卖佛牌都能月赚百万

微信朋友圈催生了一种职业——微商。2013年8月份,虎嗅上有一篇《掀起微信朋友圈月流水过百万的短裙》的文章很是典型,它描述道:

“当大家都在怎么运营微信账号?微信公众账号怎么挣钱?7月17日,某知名博客爆出微信卖佛牌的姑娘已月流水上百万。这一案例还被相当多科技博客纷纷转载,其中我就看见了很多遍。这一磅炸弹,直接让我蒙圈。完全是一种被人抄了后路的感觉,这怎么可能?已经有人利用朋友圈挣钱月流水上百万。信?不信?

第一次听说微信朋友圈做生意的时,我首先想 微信可以添加多少个好友? 客服回答 目前而言无上线 。这一点,其实是给了微信朋友圈淘金的可能性。但是没有信任何谈生意?有没有人说多聊聊就有信任的呢?兄弟,我给你2000个微信好友,然后你慢慢都聊熟悉,等到愿意购买你推荐的商品的时我们一起开庆功会。温馨提示:其实我觉得你还是去捡矿泉水瓶子卖来的实际,又不费脑,不伤身。”

这篇文章还科普了小姑娘借微商之名赚钱的10条步骤。从此,你的朋友圈里卖衣服、卖茶叶的就没有断过。

2014年:余佳文、脸萌、微信红包刷爆你的朋友圈

2014年是微信朋友圈发展迅猛的一年,很多朋友已经习惯了随时随地刷看朋友圈,如果一件事情非常火,那就会出现很多人都在刷屏的盛况。《2014年刷爆你朋友圈的10大事件:余佳文、脸萌、微信红包》基本上概括了2014年的朋友圈大事件。此处摘取几个典型事件:

微信红包

微信的这款“抢钱”功能的设计遵循了一贯的简单原则,用户只要通过“新年红包”公众号,就可以选择发送红包的数量和金额,通过微信支付,将红包发送给好友。接收方则在打开后获得相应收益,只需要将储蓄卡与微信关联,就可以在一个工作日后提现。

于是,在2014年春节期间,微信红包迅速流传开来,有人缘好的用户收到了218个红包,当然,也出现了各种土豪,如汕头的一位用支付宝发了一个19万的红包,也是全国金额最大的一个网络红包。虽然存在着安全隐患等问题,但这也丝毫没有影响用户们“发钱”“抢钱”的热情,从除夕至大年初一16时,参与抢微信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连马云也不得不感慨确实厉害。

打车红包满天飞

滴滴打车于2014年5月底推出了微信抢红包活动,乘客使用嘀嘀打车APP在用微信支付后,即有机会获得滴滴红包。同时可以将红包发给微信好友或分享至朋友圈,与好友一起抢红包,抢到的红包也可以支付车费。

红包一经推出,便火爆微信朋友圈,大家因为其“霸气”的口号“你打车,我掏钱”而纷纷选择滴滴打车,并在抢得红包后,分享到朋友圈,怪不得滴滴打车CEO程维会有“两年时间花掉15亿,可以说我们是最烧钱的互联网初创公司。”的感慨。

90后CEO余佳文

90后的超级课程表CEO余佳文火了,因为在《青年中国说》霸道不羁的言论,这个24岁的年轻人一夜之间引起了一场争议。类似“明年拿一亿分员工”的承诺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有钱就是任性”的吹牛?在被黑得一谈糊涂之后,他也火爆了全国。

2015年:朋友圈广告,以及信息过载

去年,当微信开始测试朋友圈广告时,人们讨论的焦点在于,它会不会破坏朋友圈的纯净度,因为人们已经彻底把朋友圈当做生活的一部分,突然进来一个怪物总是让人感到心理不适。微信朋友圈广告在2015年1月21日上线,22日迎来首批广告,品牌包括vivo、oppo、宝马、福特、克莱斯勒。

在朋友圈广告刚线上之处,虎嗅《这则刷屏的微信朋友圈广告,透露了哪些机制?》的文章如此描述它上线之处的疯狂:

“今天上午打开朋友圈,一条十分扎眼的全黑色内容下面被加载了上百条评论,在一不小心点赞之后更是不断收到提醒,朋友间奔走相告:微信朋友圈广告来了。虽然前阵子资本市场和行业内人士已经关注过微信即将发布的广告业务,但真的到广告业务上线这天,大伙的反响还是有点出乎意料。”

后来我们看到了,我们现在对偶尔出现的朋友圈广告坦然处之。最开始我们会争论为什么给你推送宝马广告而给我推送3块钱一瓶的可口可乐广告,是不是证明我是屌丝你是富豪,朋友圈广告推送的依据是什么?到现在我们对广告创意点赞或吐槽,有时候甚至已经不在乎它是否有创意。

除了朋友圈广告,越来越多人在这一年开始关闭了朋友圈。

2016年:“越来越觉得,朋友圈这个功能,让我们的生活本末倒置”

到了2016年,大家对朋友圈的讨论已经开始上升到人生哲学的高度。《生活的目的,从来不是发朋友圈》,作者描述了生活中的几个现象:

好友的生日聚会,我亲手制作了一份用心的礼物赠与他,他对这份礼物爱不释手,聚会中大家闲聊寒暄的间隙,她默默的拍了照片发了朋友圈,而后一直守着手机刷新,看他闷闷不乐的表情,大家都关切地问他怎么了?他愁眉苦脸地回答说不知道怎么了,竟没有一个人给他点赞。一场本来温馨快乐的生日会竟因为朋友圈没有评论和点赞而破坏了心情;

前段时间我去参加一项比赛,得了一个奖牌,我把这份喜悦和好姐妹分享,她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关心这个比赛本身,竟然是:你没有照下来发个朋友圈吗?

和多年不见的兄弟晚上出去喝酒谈心,几个好哥们儿自拍合照发个朋友圈,本来是为了保存友谊。却因为忘记屏蔽公司领导,第二天上班没有精神,被领导看到这条朋友圈,发火批评教育,同事关系更为紧张;

越来越觉得,朋友圈这个功能,让我们的生活本末倒置。

后来认识一个人,我不再去翻他的朋友圈,我想要你从真实接触里认识我。我也想从生活本身知道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而不是你精挑细选过后想要贴在身上的符号。

在这个浮躁的快节奏社会里,我想要慢慢来。

我身边有人从2015年1月开始就关闭了朋友圈这个功能,从此,朋友圈里的各种喧嚣再也与她无关,而我去年也曾尝试关闭1个礼拜的朋友圈,但是最终也没能彻底坚持下来,因为,当有一个人加了我,我不想让对方看到我的朋友圈时,我必须充电开启朋友圈然后才能将对方屏蔽,后来干脆为了屏蔽别人而放弃关闭朋友圈。

为此,还有人专门写了一篇《关闭朋友圈功能1 天后……》记录这一天他的心理活动:

1个小时之后,我还是会手贱的打开微信,习惯性点一下最下第三个位置,并迅速点一下原本第一行朋友圈的位置,很遗憾这时候已经变成了“扫一扫”。这时候突然想到,我已经关闭了朋友圈,不应该再去点它了,我的内心并没有因为看不到朋友圈而失落,这反而提醒着自己:我应该去做点别的事情,就算去睡觉都可以。

2小时以后我有点忍不住习惯性的点一点,但是这种感觉会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开始觉得没有可看的也挺好的。

7个半小时之后,我想晒个照片,但突然想起我已经关闭了朋友圈,不应该再去为一个照片打开它。这段时间也不可能有人在朋友圈找我。如果他们有很紧急的信息,一定会用其他方式来找到我。

当天晚上,“我”把朋友圈的功能打开之后发现,整整一天也没有什么人圈我。我的朋友们也依然如之前一样晒晒吃喝玩乐,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以上就是朋友圈诞生4年来,人们对它的各种小感受,小情绪,小无奈……朋友圈的第五年头,它又会发生什么呢?希望它变得有趣儿吧。

曾经,朋友圈是我们在网络社交上的最后一片乐土,大家互加微信,互相吐槽,朋友圈是友谊的圈,也是生活全方位展示的圈。最开始,我们只是加了一个朋友,后来,我们得替他点赞、转发,再后来,我们得为他拉票……慢慢的,朋友开了店,我们要捧场;现在朋友竟然搞起了募捐?

微信的崛起 朋友圈充满人情味

据百度百科的资料介绍,微信是腾讯公司于2011年推出的一款快速发布文字和照片、支持多人语音对讲的手机聊天软件。相较于其他的大众社交软件,在任何情况下,用户都可以将自己感兴趣的事物或者事件分享到微信上,这就形成了“微信朋友圈”。与同样具有分享功能的微博不同,微博的传播是公开透明的,而微信的社交除了点对点的通讯功能以外,朋友圈的传播是局限性传播的,极大地保护了用户的隐私。

举个简单的例子,A和B相互是好友,B和C相互是好友,B在发布朋友圈动态的时候,A在B动态下留言C是看不到的,同样的C在B动态下评论A也是看不到的,除非A&C相互加了好友甚至于加了B的其他好友情况下,否则动态间的对话基本上是只能看到自己与发布人双方的互动记录。

微信朋友圈的这个特点,使得用户在信息的交互上充满了“人情味”——不是我的朋友,你看不到。

从求点赞、求拉票,到微信营销

变了味的朋友圈

最初,人们只是在朋友圈发布个人感受、认识,信息的载体主要是语音、图片、文字,那时的朋友圈是一个非功利性的互动平台。但是,美好的日子总是短暂的。

微信的局限性传播优势,很快就被各种商家发掘了。“求25个赞,谢谢!xx明星见面会门票免费拿!”“最美萌宝大赛,投XXXX号票,截图给我,我发红包,求支持……”公开透明的消息大家都容易帧辩,谣言止于智者,而微信朋友圈传播的基本只能靠信任,有些消息的内容真实性及始作俑者我们无从考究,面对朋友的“求助”,你帮还是不帮?

当有一天,王小姐被大量的朋友圈点赞、求拉票刷了屏时,终于忍无可忍,将朋友们陆续屏蔽了。

王小姐愤恨地说:“我们在一个朋友圈里,是因为我相信你,不要用我的善良,来给你买单!”

动向小编也曾经在停车场,被一名身穿制服的保安大叔恳求拉票,小编心理当然是不愿意的,但当对方恳切说到,是为他的环卫工母亲拉票时,小编还是耐心加了一个不知名微信公共号,帮忙投了票。不过,看到这位环卫工阿姨的照片时,小编心理有万只草泥马在奔腾——这位阿姨怎么看起来跟保安大叔差不多年纪呢?!

其实,以上这些,你都可以一笑置之,毕竟,把人家屏蔽了,装作没看到,取消那个微信公共号,都是好办法,对个人而言,没有什么实质性伤害。

更可怕的伤害在这里:

朋友圈营销、朋友圈募捐,信还是不信?

当朋友圈卖起了产品,当朋友圈发起为不相识的人募捐时,你信还是不信?友谊的小船真的可以说翻就翻!目前,朋友圈涉及到金钱纠纷的,主要为两大类,一是朋友圈营销,二是朋友圈募捐。

首先说朋友圈营销。动向小编在此想提醒一下,在微信朋友圈购物是不受消费者保护法保护的。现在很多人做起了微商,其实就是看准了微信传播的商机。最引人关注的是朋友圈卖面膜被骗事件。据《新京报》2015年4月20日报道,90后“网红”周梦晗微博上有超过10万粉丝,她将粉丝引入到微信朋友圈里向她们推销面膜。这些劣质面膜最后以高价卖出,而成本只有几毛钱!

众多买家因其售卖的劣质面膜致容颜被毁,而周梦晗就此销声匿迹。文章最后是这么描述的:维权很艰难,有人到当地工商部门投诉,被以“案发不在本地”为由拒绝受理。有人去报警同样被拒绝,对方称应找“案发地”,即周梦晗发货地的郑州警方来处理。一名受害者决定委托律师起诉周梦晗,虽然不知道她人在哪儿。

至今,人们也不知道周梦晗在哪……

根据《扬子晚报》报道,微信购物属于个人私下交易,不受新《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保护,微信购物商品金额往往较小,虽然消费者还可以通过合同法走司法途径来解决微信购物纠纷,但是这样投入的成本可能远远高于商品本身的价值。而根据《中国消费者协会受理消费者投诉规定》,消费者个人私下交易纠纷产生的投诉,消协不予受理。而代购属于个人私下交易,消协可以不予受理。

其次,我们来看看朋友圈募捐,注意了,小编也要特别提醒:朋友圈捐款不叫慈善募捐,不受法律保护!

在朋友圈兴起的最初,有大量案例表示,许多需要帮扶者,一经微信朋友圈转发,往往都能得到及时救助。但随着朋友圈的普及,各种诈骗、甚至骗捐也出现在媒体报道上。据江西新闻网报道,今年1月,江西南昌一无业男子龚某盗用灾区援助公益照片,发布在朋友圈内诈捐,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

一来,转发求助信息的是自己的朋友,需要求助的是朋友的朋友,如果朋友能信,那朋友的朋友能不能信?二来,这样的募捐行为,最后钱去了哪里,由谁监管,都是问题。

曾几何时,那个充满阳光的朋友圈已经变成了商家的各种大肆宣传的阵地,也许大家都非常的讨厌现在的这个变了味道的朋友圈,但它也曾经给我们带来过快乐,这里小编不得不说的一点,朋友圈非常有效的减少了不文明旅游的乱刻乱画问题。当然我们还是希望朋友圈可以变回我们那个所熟知所热爱的那片净土。来源:网易、虎嗅、百度等

本文转自:千龙网

与妻书-宋唐词

彳亍-宋唐词

鸡冠花-宋唐词

洗尽铅华-宋唐词

相关阅读